左侧快报>正文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网友还在搜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文安左各庄杆会 十米杆头传承百年杆魂

“动作要标准,手再往上抬……”6月19日,在位于文安县左各庄镇的文安七中,今年77岁的左各庄杆会会长张家棣正在辅导30多个青少年学习杆艺。只见学生们围着一根8米左右的粗杆,爬上爬下,不时做出各种表演动作。

文安县五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左各庄杆会,因其表演难度大、功夫深、堪称世间杂技一绝。左各庄杆会创办至今,至少已有600多年的历史。年少时,小伙子们爬上杆顶表演,中年之后,便在杆底扶杆,保护表演者,这一上一下,凝聚了一代代左各庄人的坚守与传承。

在练习和表演中,人们不仅练就了超高的技艺、锻炼了健康的体魄,还磨练了坚毅勇敢的心智。更可喜的是,当不少非遗项目面临传承尴尬时,2018年,左各庄杆会在当地校园掀起了非遗传承的新风尚。

一根老杆解密百年历史(小标题)

左各庄镇位于千里堤上,北靠大清河,南临文安洼。奔腾的淀河之水给这里带来了富庶和繁华,可谓人杰地灵、物阜民丰、文化璀璨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左各庄镇有几十道花会。每逢年节或重要活动,各类民间花会便纷纷亮相,大显身手,或吹或打,或拉或唱,或演或跳。这些花会成员都是土生土长的庄稼汉,通过自娱自乐,暂时忘却了繁重的劳作,纾解了心中苦闷。在这些花会中,杆会尤为可圈可点。

这种古老的艺术形式源于古代春秋两季的祭祀活动。在佛事、庙会、春节等重大节日,包括杆会在内的各种花会集会同时表演,形成竞技场面,称为“会”“闹社火”。左各庄杆会究竟有多少年的历史,无以查考。唯一的历史佐证,就是崇新村保存下来的一根老杆。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“左各庄杆会之所以出名,全靠有了合适的大杆,这是我们的宝物,祖祖辈辈都供奉着。”在今年77岁的杆会会长张家棣口中,记者感受到了这份传承的厚重。

左各庄杆会坐落在左各庄镇崇新村,这根老杆就存放在杆房里。

张家棣摩挲着这根老杆,杆会的百年传承仿佛历历在目。

这根老杆高8米,平均直径22厘米,底部刻有“明永乐十三年”六个大字,字迹清晰可见,杆上有许多藤皮编制的箍,随着岁月沉淀,杆体颜色日渐饱和,呈现出棕红色,泛着温润的光泽。

岁月沧桑,随着时代更迭,杆会起起伏伏,这根老杆曾陪伴演员们在京城的庙会上一展风采,但也曾遭受磨难。原来,这根老杆以前有10米高,在“文革”时期被锯掉了两米,被当成电线杆竖在路边,张家棣和几名杆会成员得知后,据理力争,才把老杆争取回来。老人们都说,这根老杆蕴含着左各庄人的魂。

百年技艺 享誉四方(小标题)

与其他地区杆会不同,左各庄杆会主要使用活杆,表演时,杆不必固定。人们将杆插在一个木盘上,十来个中年男子踩着盘、扶着杆,1个或多个演员爬到杆顶表演动作。表演结束后,其他演员再陆续上去表演。

多年来,杆会不断推陈出新,提高难度,从单人表演发展到多人表演,从蹬、支、摔、扣、倒等发展为双挂、三卧、四坐等动作。张家棣介绍,杆会表演首先从爬杆、亮相、童子拜佛开始。然后,再进行展示。单人表演有蹬楼子、滚楼子、手摆旗等项目。双人表演有双打挺、双挂脚面、粘糖人等项目。三人表演有横子棍挂脖颈、三支锅等项目。四人表演有坐山观海等。目前,杆会能表演百余种动作,最多可达到七人表演。随着杆会不断发展成熟,演艺水平越来越高。杆会最活跃时,左各庄镇随处可以看到练习杆艺的人。附近村镇的富户遇到婚丧嫁娶、老人过寿、喜得贵子等,都会请杆会助兴表演。

在杆房,记者看到一面墙上挂着几面锦旗和几个奖牌。这是近些年来,杆会取得的部分荣誉。张家棣介绍,1996年,杆会曾赴北京参加龙谭庙会演出,获全国花会大赛表演奖;2006年,央视《聚焦三农》栏目对左各庄杆会的演出跟踪报道长达5天;2009年6月,参加河北省第二届民俗文化节的专场演出;2011年,参加央视《欢乐中国行》栏目录制……一次次精彩亮相,使左各庄杆会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,在国内引起了极大反响。2008年,左各庄杆会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;2018年,会长张家棣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

如今,左各庄杆会有会员百余名,其中演员40余名。会里的活动风生水起,经常参加省、市(区)级演出。杆会拥有固定的专用训练场地,每年都会参加全县花会调演及镇政府春节汇演,并深入乡村、企业演出,活跃了城乡群众、企业文化。此外,在市里举办的大型活动上,也经常看到杆会演员们矫健的身姿。

老人坚守 不舍放弃(小标题)

“我们这些老人七八十岁了,还是放不下杆会。”在采访中,张家棣感慨地说。他虽已是古稀之年,却依旧身体硬朗,眼神坚毅,说话声音宏亮,语气坚定有力。

左各庄杆会与张家有着不解之缘,张家棣的爷爷也曾是会长。“爷爷有很多绝活,远近闻名。不仅如此,他还出钱出力,为杆会付出很多。”张家棣回忆,爷爷是他的引路人,6岁起,他便跟着爷爷学习杆艺。

“文革”时期,左各庄杆会一度沉寂。1979年,张家棣带头恢复,他成为了会长。杆会沉寂了十多年,很多家伙什都不见了。于是,张家棣带头出资4000元,买来了锣鼓等乐器。人员怎么召集?张家棣与几位副会长只得四处动员。他们的精神感动了大家,又唤起了人们对于杆会的记忆,一时间,左各庄杆会的会员达到了20多名,张家棣的两个儿子也加入进来,很快成了骨干。

杆会最主要的工具就是大杆。从安全角度考虑,张家棣认为,那根老杆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。他将它收藏了起来,开始寻找新杆。

1990年3月,通过介绍人,张家棣和会里一位老师傅去到山西上饶县选杆。在介绍人的带领下,张家棣一行3人在一座大山上挑选了三四天。“表演使用的杆子不仅要硬,还要有柔韧性,我们看上一根,就砍下来现场试用,最终买下来4根。”选杆不容易,运杆更难,整整一个月,杆才到了左各庄。杆运回来后,张家棣和那位老师傅还骑着自行车前往沧州任丘,找手艺人箍上藤皮,这样杆才更结实。

今年70岁的副会长卢德祥,皮肤黝黑,身板直挺,透着朴实和硬朗。“我爷爷也曾是会里管事的,我小时候,他总给我讲杆会的故事。我父亲当过村长,他也很支持杆会。”

卢德祥从8岁起练习杆艺,一度成为左各庄杆会的主要演员。上了年纪后,卢德祥不再上杆,他便开始专心制作表演用的套子等道具。采访中,卢德祥向记者展示了自己亲手制作的几十种套子(类似绳子,便于演员在杆上做动作),它们大多是用麻绳搓成的,非常结实。套子的制作过程复杂,且需要勤加更换。“出会前我都要检查一遍。一个套子顶多用一二年,有的套子需要承受5个演员的重量,质量就非常关键。”

今年61岁的副会长赵乐生,在会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扛杆。每次出会,他都走在最前面,扛上200多斤重的大杆,就像扛上了沉甸甸的责任。

走进校园 传承不断(小标题)

与大部分非遗项目不同,左各庄杆会的演员全部为40岁以下,40岁以后,只能做一些后勤工作。相较而言,培养接班人对于杆会来讲极为迫切。

“12岁至16岁是学习杆艺的黄金年龄,20岁以后,提高的空间就有限了,一旦到了40岁,最多45岁,体力下降,就上不了杆了。”张家棣介绍。

为此,早在十多年前,张家棣和几位副会长便注重培养孩子兵,但随着孩子们上学,大部分都去了外地。即便杆会班子成员去各家各户动员,也是收效甚微,演员越来越少。“以前,人们不重视教育,孩子们上学的不多,杆会很好招人,但现在孩子们都去上学了,招人变得越来越难。”张家棣表示。

在这个瓶颈下,国家号召非遗进校园,张家棣与文安七中的校长不谋而合,左各庄杆会迎来了新生机。“杆会需要的是青少年,青少年哪里去找,只能是学校。”张家棣说,目前,杆会里的40余位演员,有30余位是来自文安七中。

2018年初,文安七中校长杨鸿鸣和相关教师利用教师例会、班主任会等载体,对师生进行宣传动员;利用板报、橱窗、宣传标语、微信平台等阵地,大力宣传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和教育活动的重要意义,营造浓厚的活动氛围。张家棣来回奔波、动员,最终确定在每周三下午,进行授课。杨鸿鸣特意在学校食堂腾出空地,用作练习场地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今年2月,学校专门负责非遗项目的老师翟德通接到了湖南卫视导演组的电话,邀请学生们参加湖南卫视2019年华侨华人春晚节目。

张家棣与学校领导高度重视,反复确定才定下了参演人员和节目。大年初一,湖南卫视播出“四海同春”2019全球华侨华人春节大联欢。文安七中八(2)班学生董焕斌和九(3)班学生张政出现在《小小传承人》节目中,现场爬上十来米高的杆顶,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,引得台下观众拍案叫绝。

在采访中,杨鸿鸣表示,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传统文化源远流长的精髓。让“非遗”走进校园,不仅是一种创新,更是一种尝试。通过学生全方位、多角度的参与,让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魅力和文化内涵激发学生的爱国热情,培养学生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认同感,这也是学校应该做的事。

“70年,我的高杆人生一眨眼就过去了。看不到杆会的传承,我怎么能放心?如今,‘杆’进了校园,我便没有遗憾了。”采访最后,看到正在练习杆艺的生龙活虎的孩子们,张家棣意味深长地说。

此内容为优化阅读,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。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8610-87869823】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jianyi@chinaso.com
责任编辑:高菲

实时热点

换一换

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网友还在搜

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
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